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户外运动 >> 毅行骑行 >> 正文

24岁的九国骑行:写旅行日记,关注公益

发表时间:2012年6月28日    来源:浙山浙水网    作者:都市快报    责任编辑:浙山浙水
    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这是古往今来的中国青年传统,古之者,谓之游学,近之者,学不足游补。当然,仅仅是游也不容易,机票、旅费……等等花销,足以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。可是,对24岁的何骆杰而言,这些通通都可以解决,万里路,飞不起,还骑不起?

  于是,过去的461天,他放弃了在澳大利亚继续升学的机会,拿着学费,先是开始环澳骑行,然后又一路骑车从澳洲,途经印尼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柬埔寨、越南、老挝,回到中国。

  6月16日下午,穿着他那件被汗水腐蚀褪色的蓝T恤,骑着他那辆满载包裹穿越9国的自行车,终于回到了嘉兴的家。

  他哭了,在回到家的那一刻,在见到家人和朋友的那一刻。在泪水中,他正式告别了这一趟悠长的毕业旅行。

  昨天,他一觉醒来发现,自己不用再考虑收拾行李去下一个地方,突然感觉自己一直行进的一个状态就这么结束了,但仔细一想,这只是在地理上的旅行暂时结束了,新的人生路就在前方。

  写旅行日记

  大学读的是物流专业的何骆杰,原本的计划是,从澳洲骑车回嘉兴后,在杭州或上海找份物流行业的工作。

  然而,昨天,何骆杰却说,他打算在嘉兴的家住上一年半载,先找份兼职做做,因为他打算写出二三十万字的旅行日记。

  他特别强调,不是骑行日记,而是旅行日记,就是写写旅行的感受。他觉得,骑行这件事本身并没那么多值得说的,只是一个工具而已,有些人把骑行当成目的,他并不喜欢。

  “去书店转过很多次,看别人写的游记,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写得更好,这也是对自己这个不一样的经历的一个纪念和备忘录,”他说,单车骑行的时候,他选择了一个人不被打扰的自由感觉,而现在他也想用这种方式与人分享。

  虽然目前还没有跟任何出版社联系过,也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出书,但他想努力写写看,“如果能出书就最好了,如果是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理想国系列(“理想国”的理念是“想象另一种可能”)就更好了!”

  上学时,从未有过把一块橡皮用完或是把一盒笔芯用完的他,是在旅行中才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9个月内写完了一整本笔记本。

  而这趟单车旅行,改变他的又何止这一点。

  他说,如果真的能出书,他打算拿一部分稿费出来帮云南的黄草哨小学建个厕所。

  建公益厕所

  说起这个建厕所的事情,何骆杰还是受过打击的。

  早在刚刚骑行进入中国的时候,他就想学老外做个公益活动,把自己骑行的公里数拿出“竞卖”,由公益企业买下来然后捐给有需要的学校。

  为此他还做了一份寻企业赞助公益计划的PDF,然而他把这份计划发去了十几家浙江的民企后,没有收到任何回复。3月28日,他曾在微博上感叹“是不是我太幼稚了?”

  但是,他还是忘不了今年3月22日骑行经过的黄草哨小学。

  他给我发了他写的关于黄草哨小学的日记:

  “一进校门乍一眼看建设得挺好……但是就和无数贫困山区的学校一样,黄草哨小学有两个班,却只有一个老师,就是这位兼任了周校长、周老师、周大厨、周宿管、周门卫……反正一个学校会有的职务,都能往周老师身上加。

  “我问周老师厕所在哪里,他说,出校门左转到底再左转,靠右边,注意校门外的台阶别掉下去了。我随即脱口而出,这么远啊,学校里没厕所吗?周老师笑着说,没有……当我来到这个算是村里共用的一个简易公共厕所后,那股强烈的恶臭,排泄物和用过的厕纸堆满了整个区域,天堂,一个苍蝇蚊子蛆虫们的天堂。我风餐露宿过好多地方,尤其是贫穷的地方,厕所条件都不怎么样,但这样的厕所条件,我实在是头一次见到。记得英国电影‘猜火车’里,尤恩·麦克格雷戈因为上了一个他认为全世界最恶心的厕所而狂吐不止,嘿,哥们,你到这儿来瞧瞧……我用最大的排量处理完‘需要’后飞奔出厕所,快到门口时还差点摔了跤,这个后果至今还不敢去设想……”

  他说,他想让黄草哨小学的孩子们尽快有一个干净卫生、位置安全的厕所。如果有机会,他会再去黄草哨亲自帮他们把厕所盖起来,但这一切的开始都需要资金。